《逢侠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soxs.cc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soxscc.net

第八十五章 番外 2

作者:

弃弈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权倾天下:王妃狠绝色 暴君闺女五岁半 农门娇宠:首辅的鬼手医妃 嫡女毒妃:摄政王的心尖宠 醉玉翻香 清穿之团宠七阿哥 万岁爷总能听见我的心声(清穿) 我嫁给了我爹宿敌的儿子 团宠侯府娇夫人 萌宠兽世:兽夫,么么哒!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逢侠 搜小说(www.soxscc.net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归尘知道他在洞房里头不能坐太久,可一听到催促的话又觉得不甘心,索性主动上手帮她把头上那些东西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动,一旁的喜娘和丫鬟们就按捺不住了,赶紧上前劝他起身出去,外头还有好些宾客等着要灌他酒,强待在新娘子这儿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朱萸也生怕这人五大三粗把她的头发给拽没了,飞快地伸手护着自己的脑袋,跟着一干叽叽喳喳的老少劝他快走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样绝情的话,归尘立马就不高兴了,飞起一个眼刀把那些丫头婆子都赶开,转而低头看着自己刚过门的小娘子,楚楚可怜又不可置信地控诉:

    “你赶我走?”

    朱萸不知道这人在唱哪出戏,本来按规矩他就要走的,如今赖在这儿也就算了,竟然还反咬她一口?

    随手把他抽到一半的金步摇取下,满手便都是叶子流苏碰撞的叮叮当当声,她扑棱着长长的睫毛反问:“这怎么叫我赶你走?你迟些敬完了酒不就回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这人不讲理地扣住肩膀吻了上来,甚至还碍于一头的金饰没法儿往后躲,只能挺直了脊背脖子,伸手抓着他的衣襟,任他侵略过自己的唇瓣,一路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说伺候的丫鬟,就是主持过不知道多少婚事见过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的喜娘在此,都有些被面前这新郎君胆大妄为的行径镇住了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几十只红烛偶尔爆出的噼啪声。

    朱萸被亲的时候实在是下意识的反应,在余杭的时候两人便已经熟习此事了,此刻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存在,她也不会只是任他胡作非为,甚至……大概还会有所回应。

    于是一吻过后,她嘴上惹眼极了的唇脂,就这么光荣地……被吃掉了许多,甚至还有一些……洇开了……

    她的眼睛也像嘴唇一样迅速浮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水光,看向归尘的时候明明全是控诉和羞恼,却又一点威慑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归尘慢条斯理地用伸手把自己唇角的颜色擦掉,垂眸看了眼指腹上浅浅的桃红色,这才满意地转过头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声音里带着懒洋洋的沙哑:“在这儿乖乖带着,我很快就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加了句:“多吃些东西,要不然这一晚上太长,会饿着你。”

    朱萸本来就已经觉得自己很羞于见人了,此时看着他意气风发的背影,再想想他撂下的那句话,怎么都觉得……他好像还有别的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而事实也证明,他确实、有、别的、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,宴席散去,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归尘回去的时候意识还很清明,倒不是因为酒喝得少,而是他实在太难喝醉。

    房里的盥洗用具备得齐整,沐浴的热水温度也刚刚好,水汽里是甘松和白芷的香气,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不如她的让人上瘾。

    满室的鲜红开始时搅得人有些眼晕,好在她换下嫁衣之后,是杏色的小衣和一湿就透明了的白纱,一下便把那些艳丽的俗气漂干净了,只剩下让人目眩的诱惑。

    烛光在水汽里悠然航行,化作澄明的一片光幕,墙上的影子和渐暗的烛花,她眼尾的渐渐绽开殷红的色彩,和了满室的水声,渐渐成了最醉人的一剂方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铃儿和昙儿好巧不巧被留下来守夜,偶有破碎的春声在桂子香气的晚风中被送来,一阵一阵的,她们的脸色也跟着一点点变得通红,最后只能捂着耳朵,飞快地在台阶前蹲下来,把脑袋埋在膝盖之间,不敢再听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次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早早过了用早饭的时辰,朱萸才刚挪动了一条胳膊,就被人二话不说伸手揽住,往他怀里一带,眼前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再睡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归尘的声音很近,还带着早晨慵懒的沙哑,又兴许是昨夜的关系,比平日还要低沉几分,尾音散漫开来,勾得人心口微微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朱萸小心地在被子下动了动,大腿立马传来一阵酸疼,惹得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,很快又咬着嘴唇止住,她昨晚上被他颠过来倒过去地摆弄,两条腿简直都不像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,她又后知后觉地发现,自己竟然一点衣服也没穿……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,严丝合缝地发着烫……

    可明明她睡着之前很认真地叮嘱过他,怎么也得帮她把小衣给穿上啊……

    她想了一会儿,最后决定不追究这回事了,只是费力地推了推他,小声叫他起床:

    “归尘?”

    某人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该起了,现在都什么时辰了……”

    某人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得给老爷子请安了,快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某人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朱萸这下怒了,伸手捶了他好几下,戳穿道:“别装了,你一个能三天三夜不睡觉的人,哪有到日上三竿还不起的!你就是又耍赖皮!”

    归尘这下装不下去了,闭着眼睛低头在她耳朵上亲了亲,然后一路往下,张口咬住了她的耳垂,细细地用牙尖蹭着那瓣柔软。

    朱萸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躲他,好像自从她扎了耳眼之后,他就总盯着她的耳垂不放,时不时就又亲又咬的,好像料准了……她这个地方真的很……敏感似的。

    某人自然不在意小丫头这么点无用的反抗,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抵着她从耳垂到脖子再到肩膀和锁骨,一路细细地印上一个又一个浅粉色的印子,到最后才闷闷地笑起来,心情很好地答话:

    “我没有耍赖皮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说你夫君精力旺盛,可昨晚上你是亲眼看见耗费了多少的,多睡一些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老头子又不是不识相的人,我们早一些去迟一些去,差不了多少,而且没准……越迟他越高兴。”

    朱萸被他一早起来的这些下流话说得脸红,尤其是他中途玩味的一声“你夫君”,简直要把她的脸皮给烧没了……

    昨天晚上确实是她……边哭边喊他夫君……用来求饶的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这人简直流氓禽兽臭无赖,听得心满意足了也只是笑,丝毫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还是后来,叫他“爷”的时候,他才轻嘶了一声,高抬贵手地放过了她。

    朱萸想到这些,一边在心里默默流泪,一边伸手推开他,忍着身上一处又一处地方的酸麻,抱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桌上的龙凤红烛歪七倒八,蜡油顺着烛台在地上凝成了一小片;点心茶水和锦缎桌布一块儿被推到了圆桌的一角,可怜兮兮地缩着;用过的白绢东一条西一条扔了满地;原本是用来给一个人沐浴的浴桶边上全是一片又一片的水渍,昨夜还新鲜的花瓣凝在上头,颜色败了许多……

    就光从这场面上,她都能看出昨天稀里糊涂的,她被归尘一路从浴桶滴滴答答地转战到桌上,最后还被抱到床上好生伺候了一番才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老天爷……

    朱萸甚至都不敢回想那场面,一想就让人……羞愤欲绝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一掀被子一蒙脑袋,从此不再过问世事。

    归尘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、吃人不吐骨头的、臭流氓啊!

    好在不多时后,鉴于某人的态度诚恳,以及她实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朱萸也只能乖乖接过他递来的一件件衣裳再一件件穿好,简单地收拾了一番后,跟他到饭厅一块去用午饭。

    只是中途几个丫鬟们进来收拾屋子的时候,她光一个劲儿地盯着自己的绣鞋瞧,一边头也不抬地拉着归尘急哄哄地出门,简直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见不得光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倒是某人得偿所愿之后心情飘飘然,见了任伯之后就吩咐整个院上下都打赏,就是昨夜分了赏钱也不够,今日还要再赏一回。

    朱萸喝着粥听着他这样财大气粗的话,憋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要教训他:“归尘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刚一开口,就被他那一筷子的水晶包堵上了嘴,然后看他皱着眉头反问自己: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萸看了他一眼,莫名其妙又想到不该想的地方去了,便飞快地低下头鼓着腮帮子全心全意地嚼着水晶包,当做自己什么也没听见。

    归尘搅着白粥的勺子一顿,便在碗沿处磕了一磕,发出清脆的瓷器声音,示意她别装蒜。

    朱萸咽下了水晶包,又喝了一口白粥,才小心地措辞:“我是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道归尘这人不好蒙,飞快地打断她的话:“你想说什么再说,先把称呼喊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萸知道他弯弯绕绕的是想说什么,紧了紧捏着勺子的手,硬着头皮道:“……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归尘这才舒坦了,弯了弯眼睛,口气和煦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你现在虽然不打理府上的账目收支,好歹也得省吃俭用一些,昨天的打赏明明都是他们半年的佣钱了,你现在又赏,简直……”朱萸顿了顿,最后用自己最小的声音哼哼,“败家爷们。”

    然而归尘还是听见了,面色不变地给她夹了一筷子翠色的某种蔬菜,又低头给她把咸鸭蛋通红流油的蛋黄取出来放到她的碗里,一边道:“你知不知道……你夫君这两年吃喝嫖赌样样不沾,到底给府上省下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朱萸摇头,转而又同他辩驳:“这不一样,你不沾吃喝嫖赌那叫改邪归正,只是把从前不应当花的钱留下来了,怎么还算你的功劳?也不想想人家无忧,不光品行端正、为人正直,现在还得给府上日进斗金……”

    归尘听到这话,恨恨地用筷尾敲了一下她的头,气道:“你就不能夸夸我?老拿我跟他有什么好比的?我是你夫君还是他是你夫君?”

    朱萸看他一副争风吃醋的小孩模样,只好赶紧安抚了几句“你是你是”,免得他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归尘的眉心这才松落了不少,道:“待会儿给老头请安之后,带你去库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朱萸有些新奇。

    “贺礼,”归尘顿了顿又解释,“这两回是玄府十多年来难得有喜事,加上伏郁这人是个会来事儿的,请的人都有头有脸,送的玩意儿也都是大手笔,刚好让你定定心,知道我们家即便坐食山空,没个几十年也挥霍不掉。”

    他话虽然这么说,但等朱萸真的看到那些一摞一摞的奇珍异宝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有些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金银丝绸就不必说了,难得的是什么东海月明珠、百年赤灵芝、十全十福绣图、掐丝珐琅梅瓶、雪狐皮毛、乌木犀角琴、龙凤沉香……

    朱萸给归尘领着,桩桩件件一一看去,最后只能抚着胸口努力平静下来,诚恳道:“算了,往后我还是不过问这些事儿了,谁知道你们姓玄的到底是怎么黑心敛财的,果真家大业大……”

    归尘点点头,也不否认,只道:“那些不看倒没什么,就是师傅特意还给我们送了一份贺礼,嘱咐我今儿再带你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朱萸应了,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最后打理库房的小厮捧上来一个木盒,约莫只有两侧书平摊起来的大小,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名贵的木材打造,放在手里一掂甚至还没什么分量,就不能不让人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她让归尘捧着盒子,“嘎达”打开了锁扣,取出里面两册薄薄的书。

    封面她只是掠了一眼,画着些小人,竟然还上了颜色,这些念头还没来得及在她脑海里拼凑出一幅完整的画面,手已经快了她一步,展开了小人书的第一页——

    入目的依旧是小人,但显然不是孩童,各个都没穿衣服,涂着黄白颜色,手脚身子的线条清晰而流畅,花样繁复地交叠在一起,即便朱萸没经历过昨晚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,跟何况她还经历过了,还无比刻骨铭心!

    朱萸烫了手似的把那两侧书合起来摔进木盒里,又“啪”的一声盖上,企图掩盖她方才已经当着某人的面打开了书的事实。

    归尘很不收敛地在她耳边低笑了一声,明明和平日也没有太大差别,却怎么听怎么荡漾。

    朱萸抬头瞪了他一眼,羞恼得声音都打颤了:“你、你和臭老头……是串通好的?!”

    归尘看她误会,态度立马庄重了许多,摇摇头道:“这事我一点也不知情,一看就是老头儿一手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朱萸狐疑地瞟他半晌,看他满脸的刚正不阿,才犹豫地点点头,姑且信了他。

    然而归尘这人的羊皮只披到这会儿,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,玉塑般的长指勾着书脊,把它拎到自己眼前,仗着朱萸跳起来也够不到自己,便慢条斯理地琢磨了好几页,最后低下头,勾起唇角冲她艳丽地一笑,道:

    “只是我觉得……这书他送都送了,我们不用也是浪费——”

    “再说这也是他老人家良苦用心,生怕我初出茅庐,道行不够,他又急着想抱个孙子孙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等到了晚上,我们……可以试试?”

逢侠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soxscc.net/book/FengXia.html

逢侠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soxscc.net/FengXia/

逢侠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soxscc.net/txt/FengXia.html

逢侠手机阅读:https://m.soxscc.net/FengXia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八十五章 番外 2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逢侠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oxs.cc)

上一章:第八十四章 番外 1 逢侠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:最新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