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男神大人太难追》

返回书页

第202章 真是罪恶

作者:

宁语芙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大首长,小媳妇 最甜隐婚:高冷老公强势宠 隐秘娇妻:坏坏老公,真要命 首席大人,宠上天! 隐婚请低调 薄少蜜宠:娇妻火辣辣 豪门禁锢:小宝贝,真甜 娱乐圈头条 军婚定情:首长的任性娇妻 惹火甜妻:理事长,别太猛!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男神大人太难追 搜小说(www.soxs.cc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正是这一声吃痛的似乎让男人有了更大的兴趣,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的女人,此时此刻犹如一个虾米一般蜷缩在了一团,原本精致的礼服有些发皱,似乎还在哪刮破了一样。

    光洁细嫩的小腿上因为重力碾压有些微微发红,带着泥泞与伤痕。

    没什么比毁掉一个干净的人儿更让人兴奋的了。

    男人眯起眼睛,看着地上蜷缩着的女人,仔细地回忆着见到她的第一面。

    起初看到她的时候,素面朝天的小脸上虽然脂粉未施,但是仍然肤如凝脂,唇红齿白。

    细嫩笔直的在藕粉色的礼服下衬的更加好看了,脚上穿着银灰色的平底鞋,整个人干净又精致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的她,头发凌乱嘴唇发白,脸色有些微红,衣服乱七八糟的带着污渍,脸上身上满是污泥,吃痛的蜷缩在一起。

    自己又毁掉了一个美好的事物呢!

    “真是罪恶啊。”男人笑着望着地上的女人,说道:“一不小心把你弄坏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他身边的男人们,听到这个语气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体。

    自己的老大是一个变态的男人,平日里只是收钱办事,如果雇主说要弄死一个人,他便以最快的方式弄死他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碰到了引起他兴趣的玩物,他便会开始折磨他,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男人正蹲在地上,仔仔细细地看着叶沐凝痛苦地神色,眼底满是愉悦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逃跑?”男人笑了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那愉快地语气,仿佛就是在说“今天天气真好呀,不是吗?”一般简单,如果不是仔细听到里面的内容,大概是觉得这就是两个老朋友在愉快地交谈吧。

    叶沐凝没有说话,眼睛死死地盯着远方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以此转移注意力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安大小姐要做什么对不对?”男人紧紧地盯着叶沐凝的脸。

    叶沐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与恐惧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了面前女人害怕的事情了呢!

    男人这样子想着,有些愉快地笑了,轻声说道:“你怕毒品?”

    叶沐凝眼底的恐惧似乎消失了,只是留下了深深地厌恶的情绪。

    男人歪着头想了想,眼睛突然触及到了她手里紧紧护着自己的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样子啊……”男人若有所思,盯着叶沐凝的手,突然笑了,说道:“你怕伤害到宝宝对吗?”

    叶沐凝的神色呆滞了,男人伸手拉住了叶沐凝的手,轻声说道:“如果刚刚那一脚,我踩在了你的肚子上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叶沐凝快速地看向了男人,眼里涌出来了泪水,轻声请求道:“求求你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,说道:“我当然不会了,我为什么要用这种血腥暴力的方式,对待一个可能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天使呢?”

    叶沐凝松了一口气,他要放过自己了吗?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那句话,却将叶沐凝狠狠地推下了绝望的深渊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就可以……”男人拖长了语调,一字一句地慢慢说道:“给你注射毒品,看着你痛苦地蜷缩着身子的模样啊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的身子都绷紧了,一时之间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男人笑了,似乎很满意眼前的这个样子,慢慢地继续说着可怕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”男人轻声说道:“毒品会在你体内发作,侵蚀你的五脏六腑,这么小的孩子一定是承受不住的,况且你在这里关了这么久,也会受不住的哦。然后你开始渴求毒品,你会变成一个,对毒品求而不得的瘾君子呢!”

    叶沐凝的瞳孔逐渐放大,她保不住自己的宝宝了,甚至连自己都命不久矣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了司爵,想到了司爵看着自己深情的告诉自己说“凝儿,我爱你”的时候的一起离开他了。

    这样子想一想,好像最难过的事情是司爵吧,自己不在了,司爵一个人要怎么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叶沐凝一个人蜷缩在地上胡思乱想了许多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叶沐凝看到那个男人拿出来了试剂和针管,微笑着向叶沐凝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沐凝有些绝望的闭上了双眼,不想再看这个画面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她似乎听到了司爵尖叫着说“住手!”的声音,叶沐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仿佛见到司爵惊慌失措的身影。

    真好啊,临死前的幻觉还是司爵的模样。

    叶沐凝有些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,轻声说道:“阿爵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司爵赶来的时候,正看到一个男人拿着针管,而地上躺着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。

    叶沐凝娇小的身子似乎越发瘦弱了,神色痛苦地蜷在地上,眼角带着泪痕。

    司爵觉得自己的心脏都疼得收缩起来了,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护住叶沐凝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飞快地扑上来拦住了他们俩,一群人扭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神色清冷的男人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,决心先将毒品注入到叶沐凝体内再说。

    一边这样子想着,一边拿起了针管,走向叶沐凝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举起针管扎进去的时候,顾瑾泽突然抬头看到了。

    身体的动作先于思想,早已第一时间做出了身体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顾瑾泽扑了上去,一把抱住了叶沐凝的身子,针管扎向了叶沐凝,男人用手按住了针筒,毒品被注射到了顾瑾泽体内。

    顾瑾泽闷哼一声,强撑着爬起身来,一拳砸向了男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有些太快,男人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便这样子被撂倒了。

    顾瑾泽和司爵到底也是在家里从小被培养过决斗的人,因此似乎还可以与这群人一起拖延一下时间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原本见面便争锋相对的两个男人,如今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竟然一起很是有默契的去救她了。

    但是终归是因为人多势众,再加上是专业的杀手出身,司爵和顾瑾泽终究是逐渐处于劣势了。

    顾瑾泽的体内的毒素渐渐发作了,他的意识有些涣散了,他一直在强撑着自己的体力去与那些人搏斗。

    他终究是无力了,双腿一软,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清冷的男人有些惊讶于顾瑾泽的意志力实在是过于强大了,换做是其他的人,大概在被注射的几分钟之内便会开始意识涣散出现幻觉,然后身体机能开始受损,逐渐昏厥。

    而他竟然强撑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司爵渐渐也有些体力不支了,毕竟一群人打自己一个人,又要攻又要防,还无时无刻地担心着叶沐凝的状况,他实在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,欧奕带着警察来了。

    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包围了化工厂,很快便上前来制服了那群人。

    司爵连忙跑到叶沐凝身边,扶起叶沐凝的身子,小声地唤着:“凝儿,凝儿,对不起,我来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在场的人看到了都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两个相爱的人,竟然因为这样子遭受了这么多不幸。

    叶沐凝在黑暗中,思绪有些飘忽,自己是不是要死了,这里是哪里?

    突然远处传来一丝光亮,而在光亮的尽头,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:

    “凝儿,凝儿,凝儿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很是低沉……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司爵带着泪痕连声说道:“我们都没事,我们一家三口都没事!”

    叶沐凝笑了,雨过天晴,屋外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到了厂房里,落在了叶沐凝的脸上,一时之间显得她很是温柔。

    在俩人抱着一起又哭又笑的时候,欧奕已经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效率还算挺快的,医护人员下车了,司爵温柔地抱起叶沐凝瘦弱的身体放到了担架上,叶沐凝的手抓住了司爵的手,眼底有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司爵温柔地会握住她,轻声说道:“别怕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紧绷着的身子逐渐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旁昏迷不醒的顾瑾泽也被人带走了,其余的犯罪嫌疑人自然也是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叶沐凝被送进了医院,司爵一直陪在她身边,到了检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司先生,您好。”医生礼貌虽然很是有礼貌,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,情绪没有一丝起伏,说道:“现在叶小姐要做检查,麻烦您在外面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司爵脸色很难看,想要冲进去,欧奕站在一旁拉住他,轻声说道:“爵哥,在医院还是听医生的比较好,别耽误了嫂子的治疗!”

    司爵恨恨的松开了手,终究是没有再坚持什么。

    叶沐凝微微眯着眼睛,有些无助的望着司爵,司爵走上前,握住叶沐凝的手,柔声说道:“我就在外面等你,那也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司爵拉着她的手,放在唇边吻了一下,说道: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他丝毫没有介意叶沐凝此时此刻手上都是污泥的模样,依旧是神色温柔地看着她,眼底有着坚定的色彩。

    叶沐凝勾起唇角,多点关心。

    医生出来了,司爵冲上前去,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,急切地问道:“我老婆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被突如其来的劲道撞得险些飞出去,医生稳了稳身子,抬眸看向司爵,眸子里闪现过一丝意外,开口道:“您先松开我,我慢慢说……”

    司爵自知失态,连忙松开了医生的身子,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,乖巧地像一个小学生一般。

    医生拿出手上的化验结果,打开给司爵一一看着,并且解释道:

    “叶小姐的身体没有大碍,五脏六腑尚且工作正常,只是因为长时间的缺水、缺食物以及关押在不见阳光的地方,她可能有些营养不良以及身体虚弱的症状,这个需要我们为她注射营养素,以及通过饮食慢慢调理,到时候还要带她去晒晒太阳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有小小二十三处伤痕,较轻的就是一些擦伤之类的,然而她的小腿因为受到外界重力的碾压而造成了粉碎性骨折,到时候看你需要打石膏,然后有一段时间要做轮椅了。

    再就是她肚子里的胎儿尚且还在,但是遭遇了这么多,可能会有流产的危险,所以这段时间要格外小心,注意保胎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没事便好,司爵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听到“可能有流产的危险”的时候,司爵的心都被攥起来了一般,自己和叶沐凝的孩子可能会没了,是吗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司爵再开口的时候,声音很是干涩惊恐,都有一些不像他的声音一般了,急切地问道:“我们要如何保胎?”

    医生笑了一下,说道:“司先生,您不用担心,药物方面我们医生会注意,你只是需要注意一下饮食方面,这里是一些饮食的注意事项。”

    说罢,医生递过来了一张纸质的东西,司爵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放好,仿佛这就是他一个很重要的文件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司爵小心翼翼地又很是担心的模样,欧奕叹了一口气,拍了拍司爵的肩膀,小声说道:“爵哥,没事的,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司爵有些虚弱地点点头,手足无措的模样,让欧奕又陌生又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天不怕地不怕的爵哥,竟然会有这幅脆弱的模样。

    叶沐凝很快便被人推出来了,她躺在病床上,身上包着的纱布和石膏,眉头紧锁,神色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司爵连忙上前,双手握住了叶沐凝的小手,原本细嫩的小手现在也是满目疮痍,看着让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凝儿……”司爵轻声唤道,语气里满是心疼,“你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叶沐凝的眼光有些艰难地移到了司爵的脸上,看到了他一副恨不得为自己痛的神色,轻声笑了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事,我不……疼……”

    分明话都说的有些不利索了,小脸微微发红,眼眶都有些湿润,一副很疼的模样,而她却做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眼底满是坚定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状态看起来实在是太糟糕了,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其实是在故作坚强。

    司爵张了张嘴,终究还是没有戳穿他,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虚抚了一下她的发丝,轻声说道:“我们回病房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身上的满是血污与泥泞的衣服被人换了下来,身上的血渍和泥土也被擦拭干净,现在的叶沐凝就像一个脆弱苍白的瓷娃娃一般。

    司爵很是心疼,握住叶沐凝的手,哽咽道:“凝儿,早知道……我就不签那个什么破合同了……我应该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虚弱地笑了,轻声说道:“这不怪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司爵摇了摇头,依然很自责,说道:“我不应该放着你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大人了。”叶沐凝轻声说道:“这就是天灾人祸,我们无法预知罢了,没什么‘早知道’可言,但是我现在回来了,你就不应该陷入那种自责的怪圈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司爵有些惊讶地望着叶沐凝,却见着她神色苍白,眼里却有着一丝色彩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每个人都自责一会儿,我该多累啊。”叶沐凝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司爵笑了,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虽然叶沐凝被救出来了,但是比起之前大张旗鼓的找人,这一次司爵却把这件事压下去了,不准走漏一丝风声,就算是司老爷子、司明薇和温子茜那些人,都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做法,叶沐凝有些不解,很是茫然地问过司爵,道:“阿爵,为什么不能告诉亲近的人啊?他们很担心我啊!”

    司爵揉了揉叶沐凝的头发,轻声说道:“因为这件事不止是安澄一个人做的,还有司家的人,具体是谁我不知道,但是要等他露出马脚才好,不然我怕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,你会继续受到伤害,虽然爷爷、司明薇和温子茜一定不会害我们,但是我很担心他们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什么的,也会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司爵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,说道:“乖,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笑了,在司爵身边总会有无尽的安全感,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那群人被警察带回去了以后,便开始审问了。

    但是到底是专业的杀手,他们都有着最基本的“职业素养”,并不会出卖雇主的信息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警察也毫无头绪,以及对为首的那个头目有些发憷——男人虽然看着与世无争的模样,但是眼里透出的阴险与狠厉的神色,仿佛随时可以把人的脑袋扭下来一般,这让他们觉得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司爵来的时候,警察甚至都觉得自己的救星来了,司爵淡淡地说道:“让我进去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司爵,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职业很特殊。”司爵淡淡地说道:“所以你也知道,M国的元首正在抓捕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那又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司爵笑了,说道:“你觉得你落到他们手里,你还能跑出去吗?”

    抬眸望向司爵,眼眸里尽是狠厉的神色,若是换成其他人,早就被他这个眼神吓坏了,而司爵依旧神色自若,带着笑意望着他。

    男人有些惊讶,司爵竟然一点儿都不害怕,但是转念一想司爵的身份,似乎有些了然。

    眼睛定定地望着司爵,男人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难道天真的以为,在他们来之前,我不会跑掉吗?”

    司爵反而笑了,眼里满是嘲讽,一个人笑得快要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神色变得有些不正常了,司爵这幅志在必得的模样,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天真的认为,我敢告诉你这件事情,不是因为那些人已经来了吗?”司爵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神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三年以前,他杀了M国元首的女儿,而那个女孩子也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,这自然是勾起了他变态的,他用极其残忍的手法折磨那个女孩子,最后在她十分清醒的时候将她肢解了。

    尸体自然是直接扔到了M国的首都中央,身上不着寸缕,死状极其惨烈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他们这伙人被开始被M国的人追杀了,好在每次他们听到了风声便逃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想不到的事情是,司爵竟然会知道这些算是秘密的事情,还会和M国元首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司爵的信息网和人脉让人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看到男人呆滞地模样,司爵笑了,慢慢地站起身子,将身后的门打开,一群金发碧眼的特工走了进来,将男人绑起来带走了。

    经过司爵的时候,司爵突然低声说道:“你难道天真的以为,我会没有安澄的把柄吗?我抓走你根本不是要你供出幕后主使啊,而是因为,你伤害了我老婆——她骨折了,我可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脸色煞白,因为他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同伙正在被那些人带上一辆车。

    自己这回真的是玩完了,男人闭上眼睛,但是一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便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,不是吗?

    这件事算是解决了,司爵觉得把男人交给M国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人手段狠辣,心机颇深,如果是让M国的特工带走他,大概就是最安全的结局了,至少那些人的手段并不比这些人低,而且以他们的元首对他的恨意,大概一定会让他得到最大的惩罚吧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样,他最后都会没机会回来了,也不会再对叶沐凝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司爵有些愉快,心情很好,慢悠悠的回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叶沐凝恢复的很好,司爵进门的时候,她正端着碗小口小口地喝着粥。

    “凝儿。”司爵笑着喊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沐凝笑着看着司爵,眼里满是柔情,这段时间叶沐凝的身子逐渐恢复了,加上饮食改善的好,现在又变成了那个白白的模样。

    司爵看着很是欢喜,走上前摸了摸叶沐凝的脸颊,伸手接过来了叶沐凝手里的碗和勺子,坐在床边给叶沐凝喂饭吃。

    叶沐凝有些无奈,说道:“我自己可以吃啊,我腿受伤了又不是手受伤了,没事的啊。”

男神大人太难追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soxs.cc/book/NanShenDaRenTaiNanZhui.html

男神大人太难追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soxs.cc/NanShenDaRenTaiNanZhui/

男神大人太难追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soxs.cc/txt/NanShenDaRenTaiNanZhui.html

男神大人太难追手机阅读:https://m.soxs.cc/NanShenDaRenTaiNanZhui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202章 真是罪恶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男神大人太难追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oxs.cc)

上一章:第201章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男神大人太难追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203章 再也不会回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