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四大金镖之御骧铤》

返回书页

第110章 遇船贼绝处逢生 今世良缘前生定

作者:

冯墨瓦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不死神凰 女神的修仙高手 天道无羁 帝仙 凡人修仙传 最强反套路系统 武侠BOSS之路 都市之修仙狂帝 不朽凡人 打造诸天第一圣地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四大金镖之御骧铤 搜小说(www.soxs.cc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4、绝处逢生

    渔夫摇着撸,渔娘唱着《渔家傲》,将船儿在运河上游荡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眼见天色已晚,夜幕降临,运河上的亮起了星星点点的渔火。渔夫将乌篷船摇到河心中央,扶起二人换了位置,渔娘摇橹,渔夫猫着身子钻进了船舱。

    渔夫检查了一下绑缚柳云桥和南宫大少的绳索,两手上下一扯将绳结加固了一下。将二人拖到了船头,再搬出两块大石头,将石头分别绑在二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弟,对不起了!以后长眠在这好山好水当中,你看这对岸的青山就是你们的墓碑,这滔滔的运河就是你们的棺材,冬暖夏凉,还有黄河鲤鱼做伴儿,俺年年给你们烧纸。”渔夫的嘴里絮絮叨叨算是对自己的赦免。

    被麻翻熟睡的柳云桥和南宫大少,身上绑着石头之后,更加笨重。渔夫手里抄起了一个船桨插进柳云桥脊背下方,用力一撬就将柳云桥沉睡的身子挂到船舷上。船桨扔到一边,用双手扳他的身子往河里掀。

    奇怪,渔夫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柳云桥愣是纹丝不动。巨石一般压在甲板上,船桨撬也敲不动。

    摇橹的渔娘一见连忙过来搭把手,合二人之力也无济于事。老两口直累的满头大汗,乌篷船在河中心直打转,横过来向下游飘去。

    搬不动,撬不动,抬不动。渔人夫妇实在是没招了,渔夫一着急干脆想了一个狠毒的办法:“孩儿他娘,去那斧头,将他们大卸八块再喂了鱼,我就不信了还处理不了两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渔娘递给丈夫一把斧头,渔夫对着柳云桥的大腿根就要砍下去。柳云桥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,一个鲤鱼打挺猛地站了起来,飞起一脚将渔夫手里的斧头踢到运河中。

    再一个“仙人指路”一把扯过了渔夫的胳膊,凌空一个抛翻将他重重摔在甲板上。接着一个“白蛇吐芯”封住了那恶渔娘的穴位。

    那渔夫跪地将脑袋在地板上磕的咚咚咚直响,连连求饶道:“我勒个老娘啊,好汉饶命,饶命啊!都是那个老婆娘的主意,不关我的事啊。我是受她的指使迫不得已才这么干的,饭是她做的,酒里的药也是她下得,要杀就杀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个屁,好汉别听他胡扯,我一个女人家怎么能指挥的了他,我是被他逼的。我是两家妇女啊,平时也就是种地喂猪,都是他把我拉到这贼船上来的!”

    原来柳云桥留了个心眼,见那妇人手里的壶盖子有些奇怪,便每次只是将酒喝到嘴里并未下咽。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渔夫的视线,全部吐到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那把青羽软剑之后,更加确信是上了贼船,但是他不动神色假装被迷昏,看那渔夫夫妻到底耍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们绑缚了自己和南宫大少就是要谋财害命。当他们要把自己推到运河里,运用了千斤坠死死压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事情败露之后,恶毒的老两口开始互相咬开了,柳云桥一阵恶心。真是没有节操和底线的贼人,坏透了!

    柳云桥冷冷地说:“解药,快给我兄弟吃解药!”

    渔夫战战兢兢地解释道:“公子,没有解药,我们就是想把人麻翻了弄点银子。解,解药我们真的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拎起老渔夫就要往水里扔:“哼,撒谎。再不说实话,我就把你扔到运河里喂鱼!”

    渔娘赶紧求饶道:“好汉饶命,好汉,你就是杀了我们老两口,也拿不出解药啊。我们哪懂这个呀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犹豫了一下,心下思忖道:这贪生怕死的贼夫妇,应该不敢撒谎,看来是真的没有解药。那只能坐等南宫大少麻药劲过了,自己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用绳子将这老两口,背靠背连同手脚结结实实绑了起来。这时候才觉得自己很累很饿也很渴,就从船舱里端起那锅鱼,大口吃了起来,又喝了几口汤,将那酒壶扔到了运河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了慕神医曾经说过,喝了蒙汗药的人清水浇头,可以促进苏醒。便如法炮制,连续浇了南宫大少几瓢凉水,并无效果。

    看来背着歹毒的妇人灌了不少药酒啊,想想就来气。柳云桥踹了他们一人一脚,接着吃鱼喝汤。

    柳云桥道:“再等一个时辰,我兄弟要是醒了,权且绕你们狗命,要是我兄弟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杀了你们这对恶人,好大的胆子在这朗朗乾坤、滔滔运河之上干个谋财害命的勾当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南宫大少咳嗽几声,睁开了眼睛,渐渐苏醒过来。看到眼前的清醒,立即明白了发生了一切。

    柳云桥赶紧扶起了他,给他喂了一些水和鱼汤。他感到一阵眩晕,晃了晃脑袋,缓解了半个时辰就恢复了体力。

    忽然他跳将起来,对着渔夫渔娘狠狠抽了十几个大嘴巴子,又钻进船舱找到自己的宝剑驾到渔夫的脖子上骂道:“泼贼,竟然使出此等下三滥的下作手段,陷害本使。可晓得我是谁否?若不是这位公子救我,本使早已葬身鱼腹,今日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,运河之上岂能容下你们这等獐群鼠辈!”

    渔夫渔娘吓得瑟瑟发抖,依旧不停求饶:“公子饶命,再也不敢了,绕我们一条狗命吧。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气不打一处来:“哼!饶了你们,浑不知哪天再去祸害别人。”说完一剑刺穿渔夫的胸口,两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那渔娘见丈夫被杀,吓得面如土色,浑身筛糠一样哆嗦,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南宫大少还不解气,拔剑欲砍下她的头颅,却被柳云桥阻止了:“南宫少爷,算了吧。杀了老汉就行了,留她一个老太太也做不了恶害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犹豫了一下,收起了手里的宝剑:“算你的贼婆娘命大,饶你不死。今后再让我看见你,你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柳云桥替她松绑,告诉她:“你把船替我们摇到岸上,将你家男人尸首带回去安葬,这十两银子给你,算是买你的船加上你家男人的丧葬费。记住,诸恶莫作,今后改邪归正、重新做人,回去好好种地,运河上打渔可以,切莫谋财害命!”

    那渔娘跪地磕头如捣蒜:“善人哪,善人必有好报!”

    柳云桥和南宫大少打发走了渔娘,便将船上冲洗干净,重新收拾了一番,二人轮番摇橹划桨,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沉默不语,到了晚上的睡觉的时候,南宫大少当仁不让进了内仓睡到铺上,柳云桥也不计较,在船头打坐站桩之后,便和衣而眠。

    船在运河上飘着,加入没人摇橹掌舵,船便会迷失方向在河心打转,风浪袭来会有翻船的危险。柳云桥早年在绿营坐标统,跑船出航都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担忧船会翻,也担心遭遇水贼,柳云桥眯瞪聊一会儿就不再睡觉,而是来到船头摇橹掌舵。

    就这样小船飘了两天两夜,就快要到风陵渡口。没错,正是元朝《神雕侠侣》中的风陵渡,三省交界的风陵渡,峨眉派第二代掌门人郭襄遇见神雕大侠杨过,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生。

    除了武林佳话,更是一鸡鸣三声,自古并家必争之地。黄帝大胜蚩尤,战国时代秦魏争夺河西之地,拉锯征战一百年,吴起弃儒学兵,打破秦军;曹孟德讨伐韩遂、马超,宇文泰大破高欢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已然暗淡,鼓角争鸣渐渐远去,只有眼前的风景依旧壮阔。奔腾黄河,古渡雄风,苍茫沙丘、北国田园

    正如诗云:一水分南北,中原气自全。云山连晋壤,烟树入秦川。

    这一天,柳云桥站桩、打坐之后,神清气爽。风陵渡的壮美景色震撼了他。

    柳云桥道:“南宫大少,咱们避过了那帮邪恶之人的追杀,我料定风陵渡这等大的渡口码头,贼人必定会布设了天罗地网。所以我们分头行动,我要从此搭上大船北上,就此别过,敢问南宫大少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收敛了锋芒,屏声静气说道:“我本是要回苏杭,我家老儿奉曾大人和左大人之名,堵截长毛金陵大营粮道,江南和两湖、华南一带镖局高手寥若晨星。此番来到洛阳,真正目的是要发掘镖门英豪。我本长安人氏,家中有些事务需要回去打理,过了风陵渡向西三百里就到我家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道:“在下柳云桥,原是绿营标统,后因家中遭遇变故踏入镖门。镇东镖局被那玄门教主勾结金獾寨,围杀镖局,杀了师父师娘和我,我的师妹、师兄以及镖局近百号兄弟。可谓武林惨案,镖门浩劫,天下奇闻。我也是在我师叔的帮助下才逃了出来,不然早就被抓到玄圭盟去了。码头一战,为帮你解围,更是为我师父报仇。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道:“还有这等事?洛阳镖行的瓢把子被玄圭老怪杀了?还几乎灭门?”

    柳云桥道:“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安慰他道:“柳公子不必难过,这不仅是你个人仇恨,更是镖行的大事件,我一定禀报金雕总舵,他一定会秉公执正给天下镖行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道:“如此,多谢南宫少爷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道:“柳公子,码头一战仗义出手,误上贼船之后又是公子及时搭救,还没感谢你。上了岸请你喝酒一为表示谢意,一为辞别。青山不老,绿水长存,他日若有缘必定重逢在美好的时节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心想:好个南宫大少,一路上端着架子,脾气暴躁,不近人情,总算说了句人话呀,那好吧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岂不两全?

    他笑道:“有道是百年修得共枕眠,十年修得同船渡、你我相识一场,亦是缘分。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居然脸色微红,他立即低下了头,摇起手中的船桨。

    乌篷船靠了岸,二人找了一家渡口的酒馆,名字颇有意思:逍遥津。柳云桥心里笑道,这掌柜的到底是真有文化还是附庸风雅呢,看这名字跟这通身的气派,店内陈设和家私的考究,至少读过庄周的《逍遥游》吧。

    几碟素拼凉菜,几道热菜,自然少不了黄河大鲤鱼,这回换了吃法——一鱼三吃。酸菜鱼,煎焗鱼腩骨,鱼头豆腐汤,川粤菜合一,却又多了些辣味。三省交界之地,南宫大少特地要了一坛产自西府、具有三千年历史的西凤酒。

    半坛子酒下肚,南宫大少脸色绯红,越发显得俊秀英武。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,酒喝多了话也就多了。

    南宫大少“柳大哥,我老家的这西凤酒如何?可喝的惯?”

    柳云桥还是第一次饮这款酒,但见入口初觉爆裂、辛辣,过后却日益舒爽,真是一款带劲的烈酒也,男人的酒。

    他的幽默潜质再次发挥:“酸而不涩,苦而不黏,香不刺鼻,辣不呛喉,饮后回甘、味久而弥芳,真乃五味俱全、五香具备也。就如同西部秦人之血性,耿直率性,真乃够劲爷们的酒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一拍桌子,兴高采烈地说道:“云哥哥,真乃董酒之人。这酒不仅是男人的酒,更是文化的酒、有情义的酒。它产自凤翔柳林,古之雍州也。你看着名字,西凤西风,源自《尚书·益稷》:箫韶九成,凤皇来仪也;这酒可是源自春秋时代秦穆公,当年秦穆公伐晋,要犒劳三军将士,可是酒不够啊,《酒谱》里云:醑惟一钟。只有一缸酒了,那么多人不够喝,于是将这个酒倒进了河里,你猜怎么着?三军皆醉呀。若不是这酒够醇够劲道,怎会三军皆醉呢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听得津津有味,笑着举杯道:“来来来,三军都醉了,咱俩也要一醉方休!来,为咱们兄弟缘分走一个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继续说道:“秦献公当年大败魏国,收复河西之地鼓舞士气:赳赳老秦共赴国难,秦酒激励士气,所谓秦酒既是西风酒也;北宋时苏大学士任凤翔府判官,修了东湖,尤好这口西凤酒,写下了诗文:“花开美酒唱不醉,来看南山冷翠微。所以,所以呢云哥哥,你喝的不是酒啊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笑着问道:“那喝的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故作神秘地一笑道:“你喝的是文化,是三千年的历史,是秦统一六国的雄风和气魄!”

    就真是好东西,增进情谊,贴近距离,朋友之间的润滑剂。从一开始的别扭误解到现在称兄道弟,二人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柳云桥抚掌哈哈大笑:“来来来,贤弟,再喝一杯历史文化吧,让咱也沾些大秦帝国的雄强与胆魄!”南宫大少兴奋至极,举杯一干而尽。

    南宫少的话匣子一打开便收不住:“云哥哥,小弟平生最喜重情义之人,痛恨虚伪妄人。喜欢喝这个酒,还是因为一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颇有兴致:“什么故事,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说道:说的是春秋五霸秦穆公走失了一匹马,一群农民捉到后杀了,分给三百个人吃了马肉。当地官吏追捕到了食马的人要按照法律来处置他们。缪公说:有德才的人说不因为畜生而杀人,我听说吃马肉而不喝酒,就会伤及身体,于是便给酒他们喝。后来秦穆公攻打晋国,那三百人听说秦穆公被晋军围困,拿着锐利的武器以死相救。这次秦穆公擒获了晋侯班师回国,诸将士想要用晋君祭祀上帝,周天子听说了之后求情秦穆公说:我俘虏了晋君当做功劳,现在周天子为他求情,连夫人也担忧,于是跟晋君结盟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然之:“真是有情有义的君王啊,才会令臣民臣服,不惜舍命相报!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点头称赞:“云哥哥理解透彻,要想臣民爱戴百姓臣服,不一定是金戈铁马,也不一定铁律雄师,而是君王修德行武、心中有情义也。”

    柳云桥叹道:“兄弟,博古通今,大才壮心。哥哥自叹不如也,只是你如此年轻有为,为何不考取功名报效国家,要么驰骋疆场,缘何下顾投身镖行?”

    南宫大少摇头否之:“云哥哥,此言差矣。在我的心中,镖行师天底下伟大而光彩的事业,镖局是体面的买卖,镖师是仗义的侠客。神通广大有情有义的美猴王便是虔诚向佛、万里保唐僧去西天拜佛求经!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,千里走单骑保护糜夫人;赵匡胤千里送京娘。这不都是咱们镖局干的事儿吗?他们表现出的不都是一个镖师该有的义薄云天嘛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妙哉妙哉!真乃高义高见啊!”柳云桥被眼前这个小兄弟一番奇谈怪论,逗得哈哈大笑。虽是牵强附会,却是掷地有声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说话时,两坛子酒见底,二人都有些许醉意。

四大金镖之御骧铤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soxs.cc/book/SiDaJinBiaoZhiYuXiangTing.html

四大金镖之御骧铤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soxs.cc/SiDaJinBiaoZhiYuXiangTing/

四大金镖之御骧铤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soxs.cc/txt/SiDaJinBiaoZhiYuXiangTing.html

四大金镖之御骧铤手机阅读:https://m.soxs.cc/SiDaJinBiaoZhiYuXiangTing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110章 遇船贼绝处逢生 今世良缘前生定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四大金镖之御骧铤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oxs.cc)

上一章:第109章 螳螂捕蝉黄雀后 双剑合璧退三奇 四大金镖之御骧铤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111章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沉沉水天阔